(前略)


1、中醫起源的超異性


中醫的產生和發展遠非現代“學者”猜測那樣:古代人類在尋找食物中逐漸認識了一些藥物和它們的主治功能,慢慢的發展了醫學理論和積累了臨床經驗,治病的效果也越來越好。中醫最初都是修煉人或者特異功能者才能作的,並且不用任何藥物和手術。比如遠古時代(至少在黃帝時代以前)的苗父,他只用一只草狗、口中念著十個字,就能有效的為人治病。就是到了黃帝時代的廣成子、歧伯以及黃帝本人,他們也全都是盡人皆知的修煉者。其中黃帝天生超異、成道而去的故事在中國歷史上是廣為傳頌的。當然,他們同時又是把中醫藥知識傳給人類的關鍵人物。

至於後來中醫逐步的常人化,總結、積累了越來越多的經驗和理論,使得非修煉者和沒有特異能力的人也能學習和治病,那已經至少是《黃帝內經》問世以後的事情。中醫常人化過程的加速進行、大面積的鋪開,則明顯的是受到張仲景的《傷寒雜病論》的推動,而該書的問世已經是公元200年左右的時候了。

2、中醫診斷方法的超異性

中醫最初的診斷方法都是憑借特異感知能力,直接了當的看到“病”在人體內的位置,甚至看到病的最根本原因–業力的由來。這種特異感知能力有些是先天帶來或者自發的,有些是經過修煉而獲得的,還有些是遇到“異人”而“一次性獲得”的。

歷史上最有名的就是扁鵲服用他師父長桑君給他的一種藥,從此便具有透視人體的功能,成為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醫家之一。先天帶來或者自發產生的醫療能力,歷史上也有許多記載。比如晉代的“奇人”幸靈就是正史記載的一例。在中國上一世紀七十年代前後的氣功熱潮中,筆者知道有些類似的“奇人”,他們沒有受過任何醫學教育,甚至沒有什麽文化,卻能準確的診斷出病人的疾病狀況。至於通過修煉而成為著名醫家的,中醫史上則比比皆是,並且中醫史上許多重大、實質性的進展都是這些人作出來的。最有名的比如神農、黃帝、歧伯、扁鵲、華佗、葛洪、陶弘景、孫思邈,等等。

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人的超常能力的大小、強弱、表現形式是因人而異的,是有著不同的層次差別的。以透視人體的功能為例,有些人看到病人的病竈是氣血凝滯、臃腫變形;有些人看到的是一團黑氣,其氣越黑越濃,其病也越嚴重;有些人則能看到病竈處的不規則形變實際上是一個小動物臥在那裏;更高層次的則能追蹤這一動物的以往生命的歷史,直接看到它與病人的業報因緣。當魏文侯問扁鵲,他們三兄弟中誰最善於作醫生時,扁鵲回答是他大哥,因為“長兄於病,視神未有形而除之”。也就是說,“病”還沒有形成自己的獨立形象時,他就能看見並把它除去。

3、中醫理論是修煉理論的具體體現

對於中醫理論和道家修煉理論的密切相關性,任何一個稍有中醫或者道家常識的人都會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中醫的基本理論,簡單一句話,就是道家修煉理論在人體、生命、健康和疾病等方面的一個具體的體現。

現存的中醫典籍中最權威的經典當然就是《黃帝內經》了。《黃帝內經》開宗明義第一篇就講的是“道”、“修煉”和修煉人可能達到的不同境界。“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,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,故能形與神俱,而盡終其天年。”這是說,上古之人離道未遠,都知道“道”、尊重“道”、循“道”而行,因此形神相守,不病不夭,可以終其天年。加之“上古聖人之教”,讓人們知道“恬淡虛無,真氣從之,精神內守,病安從來”的道理,要人們“志閑而少欲,心安而不懼”,“高下不相慕”,最後要達到“嗜欲不能勞其目,淫邪不能惑其心”的境地,這樣就“合於道”了。這裏講的都是很具體的修煉方法。“夫道者,能卻老而全形身”,道是可以防止衰老而使形體永駐的。“上古有真人者,提挈天地,把握陰陽,呼吸精氣,獨立守神,肌肉若一。故能壽敝天地,無有終時。”就是說,修煉得最好的一類人,可以修成“真人”,使生命沒有終極;“中古之時,有至人者,淳德全道,和於陰陽,調於四時,去世離俗,積精全神,遊行天地之間,視聽八達之外,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,亦歸於真人。”這類“至人”雖然比“真人”差一點,但因為他們能通過修煉增加自己的壽命,還有希望修成真人,因此還是把他們歸為真人一類;以後提到的“聖人”和“賢人”,就差得比較多了。因為他們的修煉方法已經比較接近於常人,因此壽命也不可能無限制地增加。

“陰陽”是道家修煉理論中的核心,也是中醫一切理論的基礎。“陰陽者,天地之道也,萬物之綱紀,變化之父母,生殺之本始,神明之府也。”天地之道都是通過陰陽來體現的,因此中醫理論中無論診斷還是治療的分析,都離不開陰陽。“陰平陽秘,精神乃治;陰陽離決,精氣乃絕。”這樣就把中醫整個的治療過程極其精要的高度概括為“平衡陰陽”、“調整陰陽”這樣一件事情了。至於中醫理論中其它重要概念,比如寒熱、表裏、虛實,也都可以通過陰陽的理論和語言來表達。

“五行”也是道家修煉理論中的基本概念,專用以描述天地萬物間相互資生、相互制約的覆雜關系和變化狀態。在中醫理論中,“五行”也是不可或缺的基本概念。通過天地萬物間都可配屬五行這一事實,中醫理論中便自然地產生出人與自然環境相互影響的一整套理論來,其中包括“五運六氣”等複雜的理論結構。五臟六腑之間的相互關系、疾病傳變中的“生、克、乘、侮”的描述和分析,甚至“虛則補其母,實則瀉其子”這一類非常具體的治療原則,也都是來自“五行”的具體應用。

4、中醫藥物學的超異性

中醫最早的藥物學典籍是《神農本草經》,裏邊記載了365味中藥。但這些藥物不是象現代人想象的那樣,是從廣大人民生活實踐中一點點地積累、總結出來,再由若干位醫家陸續寫成的。甚至也不像某些傳說中那樣,是“神農嘗百草”一樣樣的“嘗”出來的。

“神農嘗百草”的說法見於《淮南子》,內有“神農嘗百草之滋味,察水泉之甘苦,令民知所避就,當此之時,一日而遇七十毒”的記載。但完全沒有說神農用“嘗百草”來確定藥物主治功能的事。漢代以後,一批好心的醫家,包括晉代的皇甫謐、唐代的司馬真、清代的茆林,便根據這段文字和自己可以接受的想象和理解,把這段文字推演為“神農嘗百草,始有醫藥”,結果是幫了倒忙,使得連“神農嘗百草”這種充滿實踐意味的說法都不相信的現代人乾脆說是“托名”。

可是我們從《漢書》的補註中得到的卻是完全相反的認識:神農之所以能獲得各種藥物的主治功能,是因為他拿了一根“赭鞭”,走遍“五岳四瀆”,凡是“土地所生”的藥草,他都一一的“鞭問之”,“得其主治”。換句話說,他是用了自己的神力(即與其它層次生命交流思想的特異功能),逼著那些藥草把自己的主治功能告訴給他。

首先,這則補註與《淮南子》不矛盾,而只是有所補充;其次,它與皇甫謐等大醫學家、大歷史名人的說法背道而馳,我們認為絕非空穴來風,因為那等於是自找麻煩。再次,“嘗百草”來定主治的說法,仔細想來其實是違背邏輯的:《神農本草經》以及後來的諸多本草中有關藥物主治與氣、味的對應關系(比如苦入心、有清熱的作用),是在知道了許多藥物的主治後,加以歸納、整理和對比後抽出來的規律。藥物四氣、五味的範疇比起藥物主治功能的範疇要小得多。從大範疇中總結出某些規律、構成小範疇,那是合理和可能的;但反過來,要從很少幾種特性去確定大量的各不相同的藥物主治功能,那就完全是反邏輯的。

基於以上的考慮,再加上神農是著名修煉人、並且有其它神跡這一事實,我們認為《漢書》補註中的記載遠比其它說法更為可信。至於說草木有思維、可以和人交流,這在歷史記載和近代的科學研究中也是已經證實了的事實。

5、講究醫德本身就是修煉

唐代著名醫家孫思邈是有名的修道人,後世稱為孫真人。自從他的“大醫精誠”一文問世以後,後世醫家都把它當作為醫的師範。其實,要達到“大醫精誠”中提出的標準,確實是很難的,因為它實際上是要求作醫生的人要同時是一個修心的人,使自己的心性達到、並保持在一個相當高的水平。

“大醫精誠”中的“精”指醫技、“誠”指醫德,兩方面的要求都非常高。“凡大醫治病,必當安神定志,無欲無求,先發大慈惻隱之心,誓願普救含靈之苦。”這個要求就是要正心,要完全作到已經很不容易了。當一個人自知沒有達到這個要求,而在醫療實踐中努力去達到時,那已經是一個修煉過程了。不僅如此,對於病家的痛苦要象自己的痛苦一樣,不避艱險、晝夜、寒暑、饑渴、疲勞等等艱苦,“一心赴救”。這就要求不但能磨心,還要能磨身。對於生瘡、下痢,體有臭穢的病人不能反感,要有憐憫心。“殺生求生,去生更遠”,孫思邈是反對殺生的,因為他知道其後果的嚴重性。不但不能追求名利,就是“自矜己德”、“炫耀聲名”也是不許可的。總之一句話,要達到孫思邈這個“大醫”的標準,除了真正修心、磨練以外,沒有別的辦法。

三、中醫的產生和發展

1、傳醫者和受醫者目的不同

如前所述,中醫的產生是來自修煉人和得道者。遠古時的人尊道、行道,身體可以不病。等到許多人出現病時,已是離道遠了。修煉人出於慈悲心為人暫時解除痛苦是可以的,但修煉人是不會為了病人過得舒服而作這種事的,因為這會違背宇宙的法理:生命欠下的業債可以不還了。高層次生命對人作的一切都只有一個目的:讓他們返回到自己原來的美好地方去。

因此,高層次生命傳下中醫的目的不是為了人類過得舒服,而是千方百計要為人類保留一條可以進入修煉的後路,以便低層次生命將來有機會回歸。神農說:“百病不愈,安得長生?”治好了病就可以進一步在修煉中向著“長生”等高層次目標前進。葛洪在其有名的《抱樸子》一書中記載了許多分別適合於常人和低層次修煉人的方藥,其用意也是為希望修煉者搭一塊跳板。有些道家修煉方法中,低層次清理身體的階段就是通過服食某些藥物來實現的。其實,《神農本草經》的出現也主要是為修煉人服務的:書中的365味藥被分為上中下三品,其上品大多是“久服輕身延年”、“久服不饑”,甚至能飛升行空的超常藥物,只是後來的人越來越不相信修煉,許多上品藥反而沒人過問了。

人迷在塵海中,追求的東西往往去道甚遠,一心就想自己怎樣舒服享樂。這樣的人越來越多時,就會反過來影響醫生,使得醫生們也背離了高級生命“救人心”、助其回歸的初衷,而只去“醫人身”、助其享樂了。於是,不同目的的中醫儒、道分流就逐漸形成了。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A4MjA2MDk4OA%3D%...

    Ying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