採訪者|田原  受訪人|史欣德

 

田  原:您一進來就說學中醫好,因為中醫,更年期都沒有太多的感覺,今天的話題一下子就出現了。(笑)

 

史欣德:我就隨便談的,按照自己的想法隨便談。

 

田  原:關於更年期啊,有些中醫人是否定的,覺得根本沒有更年期這一說,就是到了一定年齡,女人的身體需要過渡、調整。您怎麼看?

 

史欣德:我覺得啊,也不能全盤否定,畢竟更年期特殊的身體症狀,一定會出現,比如停經,只是早晚的問題。至於停經以後,為什麼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?其實女人每個月來月經之前,人像吹氣球一樣,很漲的,內衣的尺碼感覺都小了。月經一來,譁!褲腰帶就鬆掉了一大塊,內衣從扣第一個扣,到能扣到第二個扣了。為什麼?月經排出的,是女人身體裡多餘的氣和多餘的水。這時候,整個人一下子就放鬆下來了。

 

但是一停經,問題來了,氣沒地方跑了,就出現什麼現象呢?這個沒處去的氣,是會失控的,到處拱,所以就一會兒這裡痛,一會兒那裡痛,反正全身不定時的難受。甚至於有的人,身體上還會出現拱得像氣包一樣的東西,各種癢。

 

氣走不掉,多餘的血液也沒有排洩口了,整個氣血迴圈處於一種錯亂的狀態。

 

田  原:這裡延伸出一個話題——更年期的保養!很多女性認為更年期的很多表現是正常的。其實所謂“更年期”,是女人生命的一個階段性表達。一旦閉經了,走了幾十年的老路,現在走不通了,身體需要重新適應。

 

史欣德:真的是這樣。那會兒我的老師到了更年期,渾身不舒服,就跑到我辦公室,說老史,你幫我揉一下。我說好,我給你揉一下。一摁……她就嗝兒一下。我心想,誒,有意思,沒碰到過這樣的病例,就不知道更年期還有這樣的情況。

 

田  原:幫老師揉哪兒她就打嗝?

 

史欣德:就是按她頸部的穴位,摁一下她就嗝兒一下,摁一下她就嗝兒一下,一摁一個準,我說像摁電門開關一樣。(笑)我那時候大概也就40歲左右,覺得特別好玩,怎麼會一摁就打嗝呢?後來我就想,哦,原來氣堵了,沒地方去了,摁一下,就像摁到一個開關,這個氣就釋放出來了,她就鬆快一下。

 

田  原:當時怎麼就想到按那幾個穴位?

 

史欣德:因為她主要是在肩頸部不舒服。我在臨床上有個經驗,肩頸這個地方不舒服,要用到柴胡,我們講,肩頸這裡是個“柴胡帶”。

 

田  原:“柴胡帶”女人肩頸不舒服,有堵的感覺,就要用到柴胡方了,比如逍遙散?

 

史欣德:對,逍遙散是調更年期反應最好的方子。一般如果說出現烘熱,通常是用六味地黃丸配著加味逍遙丸,特別管用。

 

柴胡這味藥,有很好的疏肝理氣作用,人氣鬱得最厲害,堵得最厲害的地方是哪裡?就是在肩頸部。

 

田  原:太棒了,柴胡專門疏通肩頸部的堵?

 

史欣德:對。人肩頸這個地方,是個十字路口。人為什麼會有“五十肩”,一到50歲,就容易出現肩周炎?看我的老師就明白了,她到了更年期,氣都堵在這個位置。

 

田  原:女人的衰老,也許是從肩頸開始的。我觀察過很多身邊的女性,年輕時,擁有美麗纖細的脖頸,隨著年齡增長,脖頸卻一點點變粗,原來緊緻的臉頰,也越“憋”越大……其實都是一個“氣”字,歲歲年年“暗傷”著美麗女人,而女人們卻不自知。

 

史欣德:肩頸這個地方就是一個氣道,這個氣道堵了,就有了“臉紅脖子粗”。為什麼人不開心,生氣,咽喉這個地方會有梅核氣,古人講,像有烤肉堵在這裡的感覺?因為這是個氣機升降的通道。人體一共十二條正經,這十二條正經中,除了心包經和足太陽膀胱經,其餘所有的經絡都經過咽喉,也就是說咽喉的病是最難治的,是最複雜的。

 

田  原:其實也好理解,不管生氣還是“憋氣”,氣機都是向上走的,就都堵在了“咽喉要道”。

 

5年前,我採訪廣州的一位民間中醫陳勝徵,他說為什麼好多把子宮切除的女性,更年期之後會出現咳嗽,而且這個咳很難治?就是因為“上逆”了嘛,下面的通道沒有了,身體自然要找另外一個通道,就向上走,表現出咳嗽。

 

史欣德:其實古方看多了就會知道,人就像一個管子,上下是相通的。看過成千上萬張古方,就知道治療咽喉的那個藥,往往也可以治療痔瘡;上邊的問題下邊治,完全可以治好。比如清上蠲痛湯,治頭痛的方子,靈活應用,往往也可以治下面的病;桂枝茯苓呢,它應該是治下邊的,但它也能治頭痛。這個就很有意思。

 

田  原:好多民間人,沒看過那麼多方書,但是經驗太多了,老百姓會教給他,在臨床的過程中,他就發現,這個藥我明明是治下邊的,怎麼把上邊的頭疼也給解決了?

 

史欣德:所以我有一個體會,六味地黃丸,在理論上能預防一部分的食道癌。我剛到北京的時候,北方比南方乾燥,不太習慣,到了冬天,咽喉這裡感覺梗住了,同時腰也容易酸,我就吃六味地黃丸,一吃,咽喉也好了,腰也不酸了。

 

田  原:其實人的病啊,按照古中醫的道理,就是一個“氣”字,氣為血之帥,氣通了,就像水管裡的水重新順暢了,身體裡的瘀積,自然就代謝排解掉了。陳勝徵也說,這種子宮切除後的咳,唯有從白帶排出來,排得乾乾淨淨,才能解除。更年期還是一個轉機,如果這個時機也過了,就很難解決了,因為通道關閉了。

 

史欣德:真像您說的,更年期為什麼需要調理?它是女人身體的一個轉機。

 

但是更年期的調理,人跟人真的是不一樣,有的人純粹氣鬱,我會給她用四逆散、血府逐瘀,效果特別好;有的人是陰陽兩傷,陰陽都不足,這個時候,就要把她的陰陽水平擡高一點,就用桂枝加龍骨牡蠣湯。這就完全不同。所以更年期的治療呢,也是五花八門。

 

田  原:這就涉及到不同體質的女人,更年期階段的表現也各不相同,關鍵是你能不能找到自己身體的規律?

 

史欣德:我發現什麼人更年期反應更厲害呢?就是那些年輕的時候特別能幹的人,她存在兩個問題,一個太能幹,透支也太多,一個是心態上的問題。有的人就特別要強,好像別人都必須聽我的,我都是對的,你們都不對。

 

田  原:有一個辦法,送給女強人們吧,有事兒沒事兒,用拇指和食指,輕輕揪揪咽喉,相當於做個“小刮痧”,打幾個嗝“放放氣”,慢慢地,也能再度找回年輕時,美麗的脖頸和緊實的臉頰……

    Ying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