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李辛 


 


 

現在很多人都在補腎,不管男人、女人、小孩子都腎虛。其實這種所謂腎虛是一個假象,只是因為他睡得太少,腦力活動又太多,每天見太多的人,握太多的手,他的能量一直都在外面散。如果你把這些在外面的本來屬於你的能量收回來,你就不虛了。



這次我們在瑞士訪問了哥倫比亞自然醫學中心,我第二次到那裡。我們採訪了八位醫學中心的醫生,有各種各樣的自然療法。其中有一種,他通過測你手上的能量光,然後經過電腦的處理,繪出你的能量圖。比如消化系統、視力有問題的人,那麼他的能量圖在相應的位置就會有缺口,現代儀器已經能夠測出人的能量。


所謂的腎虛是一個假象


古代的中醫是通過打坐,直接去感受它。打個比方,我們每個人都去買過菜,買菜的時候,你需要用儀器去檢測它是新鮮的還是不新鮮的嗎?你直接能看出來,對不對?新鮮的洋蔥它比較充實飽滿,新鮮的桔子有光澤,人也是這樣的。


能量是有執行方向和規律的。我們從早上睜開眼睛開始,我們的能量其實就在向外耗散,當我們很煩亂、很興奮的時候,它就會波動得很厲害,就像火山爆發或者是太陽光子爆發一樣,其實是一樣的。


如果人一直處在過於興奮,或者過於激烈的狀態,他等於是在大量地噴發。大量噴發的時候,他的能量就會從內部跑到外面,那就會產生一系列失調。現在好像在中國,很多人都在補腎,不管男人、女人、小孩子都腎虛。其實很多時候這種所謂腎虛是一個假象,只是因為他睡得太少,腦力活動又太多,每天見太多的人,握太多的手,他的能量一直都在外面散。就像你的收入,本來每個月三千歐元挺夠用的,但是你又要買保險,又要還貸款,還要給朋友,還要買衣服,都流到外面,你會覺得錢包有點虛。但是如果你把這些在外面的本來屬於你的能量收回來,你就不虛了。


所以像打坐、站樁、祈禱、寫書法、練太極,這些傳統的東西為什麼好?不是說它是因為傳統、是老祖宗的東西它就好,是因為它確實能夠補我們不足的那塊。尤其對於我們現代人,我們一直在燃燒,而且我們現代的文化鼓勵燃燒。比如現在小孩子其實被開發得太早了,早早地就燒光了。所以你如果傳統的部分用得比較多,你就在補你自己,就不需要吃什麼白蘭氏雞精、人蔘。


睡覺是最補的,睡覺也是身體自動修復最重要的方法。按西醫來說,白天是交感神經興奮,那你的腎上腺素啊、呼吸啊、血壓啊、心跳啊、血糖啊都是處在比較高的狀態,這個叫應激反應。


什麼叫應激反應?應付激烈的狀態。你要見老闆,或像我在做講座,這就是應激狀態。你回到家裡,可以做狗熊,可以做趴趴熊,也可以做樹袋熊,你就放鬆了。


如果你放鬆的時間,獨處的時間和做趴趴熊的時間不夠,如果你在生活中一直像個革命戰士,或者你的性格中有做革命戰士的傾向,你就容易得高血壓,或者垂體瘤、甲亢,其實是你一直在燃燒,過度燃燒了。


甲亢——只不過是某一種報警器,甲狀腺素升高,就像這個汽車開得太快了,還爬坡,最後它受不了了,然後溫度過高,冒煙了。然後你送到修理廠,修理廠的師傅說,你把那個冒煙的報警器割掉就完了嘛,還能接著開車。


現在很多的治療是這樣的。還有膽結石,膽結石其實是不需要去割掉膽的,除非是發生嚴重的梗阻,立刻有生命危險,或者是實在疼痛,不能緩解,實在沒辦法了,只好把它割掉。否則,你把它割掉了,但是你的身體還是這樣慢慢地運轉,明明是個小毛驢,馱的是大騾子的東西,然後每天吃的也不合適,吃不到新鮮的青草,只能吃乾草,你最後肯定是要得這個病的呀。


我們可以去看醫生,但是呢,這不是最重要的。尤其當你知道病不是致命的,不看不會馬上出現嚴重後果的,建議大家先不要著急去看醫生吃藥開刀,給自己一些空間和時間,讓身體自己運轉一下,它自己就能歸位。我們的人體有巨大的康復能力。你給機會讓它回到本源,它自己就會好的。


一個相對正常的人,他的神是比較定的,不會一會兒焦慮一會兒憂鬱,或者一直都很興奮,或者一直都很低落,他的整個狀態會比較穩定。中焦、下焦不虛。簡單說就是腎不虛,消化系統不錯。


什麼叫下焦不虛呢?我說幾個指標,大家記一下就行了。就是你的手腳沒有常年冰冷,腿沒有腫。倒過來講,如果你手腳冰冷,腿腫,經常腰痠或者關節痛,尤其是膝關節痛,然後晚上要夜尿三次以上,精力不足,看一會兒書,看一會兒電腦就覺得很累,婦科或性功能有問題,那你有可能是下焦虛。


什麼叫中焦虛呢?沒胃口,吃什麼都消化不了,或吃了就脹,或者有明顯的胃痛啊、腹部痛啊、或者拉肚子、或者便祕,這就是中焦虛。


天地之間的自然能量是大補


天地之間的自然能量是大補,它遠遠超過什麼鹿茸啊、人蔘啊、幾萬塊的野山參。中醫治病有一點很有意思,比方說病人說:哎呀,我最近不舒服,頭痛,掉頭髮,鼻子過敏,醫生檢查出我的鼻甲肥大,我還皮膚癢,醫生說是花粉過敏,我對牛奶也過敏,有時候還咳嗽,婦科也不好,很多很多問題,還有很多指標也不正常。


如果去看西醫,那你要去一個一個的專科門診看,對不對?但是中醫呢?它不是一個一個地治,它不是去治療你這些異常的結果,它是讓你回到正常狀態,這一點很重要。


舉個例子,我們現在天冷得穿很多衣服來保暖,但如果讓你穿一件單衣在大街上呆一個小時,是不是什麼症狀都會出來?但如果你還是讓他呆在大街上,然後就給他抑制流鼻涕的藥,還有治療手腳冰涼的藥,但是症狀還在不斷地出現啊,過會兒肚子也會痛,對不對?最主要的不是在寒冷的大街上治這些病,最重要的是回到暖和的屋子裡來。


中醫不是治病的,中醫是調常的,這一點大家要記住。你有一萬種不對的地方,有一萬種症狀、指標、診斷和名字,這個都只是現象,中醫不是被這個東西牽著走的。它只是在看每一個人,他的正常點在哪裡?讓他回到正常點就行了。這是不是很簡單?


在這一點上我希望大家注意,如果你調理身體,或者你自己和家人有比較嚴重的問題,你怎麼配合中醫?你只需要留意自己這四個部分(上焦、中焦、下焦、精神),留意讓自己的精神穩定一些。


比如我個人的經驗,我看一場電影後會覺得稍微有點震盪,看兩場電影,基本上就有點亂掉了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感覺?這些劇情、聲光、場景的刺激,或者去看一場音樂會還不錯,大家還比較安靜,但如果你到繁忙的火車站,尤其是北京站或者上海站,你在那裡待三個小時接人,你會不會覺得腦袋有點亂,可能很多人覺得沒有啊,我腦子挺清楚的。這個大家要去留意。


怎麼留意呢?每天花時間安安靜靜地坐一會兒,十分鐘也行,或者你在上班的路上坐地鐵,或者你不開車坐在後排,不要習慣性地去看周圍沿途的景色,或者習慣性地看你的手機,閉目養神一會兒,慢慢地你會找到你本來的那個相對放鬆、安靜、清晰、自然的狀態在哪裡。


就像我經常用這個杯子,我就知道這個杯子在這個位置比較合適。但是我要不留意,慢慢杯子到這裡了,但是我沒注意,很多情況是這樣的。如果每天你都留意一下自己,你能夠把跑出去的、放得不對的東西收回來。這個有點像整理我們家裡面的東西一樣,要歸位,現在我們講的是精神的歸位。


第二點是什麼呢?那就是儘量不熬夜。然後看電影和看電腦的時間要控制在一個範圍裡。尤其如果你白天的工作全是在用電腦的話,回家以後除非必要,不要再用電腦了,也不要在電腦上娛樂。


人是一個生命,始終在進行物質和能量,還有資訊的交換。那麼從物質、能量、資訊來說,資訊這個部分更重要,能量部分比物質要重要。這個世界上的能量和資訊可以分成兩類:第一類是自然能量、自然資訊;第二類是社會能量、社會資訊。所有的社會活動,嚴格地講都是把我們的能量帶出去——開;第二,所有的社會活動對我們的精神層面的東西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擾,這些東西我們可以用,但是不要完全沉浸在裡邊,因為我們也離不開它,我們活在其中,但是要小心。


現在人的問題是離自然太遠了,尤其是大城市,離自然非常遠,我們需要有意識地創造條件讓自己去接觸自然。比如實在沒條件,那我中午看不是太冷,到院子裡待一待,或到陽臺上待一待。天氣暖和的時候,晚上看有月亮,在月光下散散步。這個非常重要。度假的時候就不要去什麼拉斯維加斯賭場這種地方了,也不要到人太多的海灘去了,有沒有可能找一個鄉村的別墅,可以不慌不忙地散散步,這個是大補。


天地之間的自然能量是大補,它遠遠超過什麼鹿茸啊、人蔘啊、幾萬塊的野山參,你有這幾萬塊錢買野山參,不如就當我不工作一個禮拜,去度假吧,或者我就待在家裡,這就是補。


大家要把我們固有的觀念放開,把生活的範圍要放開。我在國外旅行的時候呢,會喜歡到教堂裡坐一坐,尤其是累了以後。為什麼呢?


因為所有的教堂、神廟,大家進去了以後,至少不敢亂想亂動,比較簡單,長期在裡面的人呢,心地多少會單純一點。好比一間屋子裡邊的氣氛、能量場、資訊場更乾淨一點。


當我見了太多的人的時候,我其實就像一杯濁水,我自己如果沒有辦法清潔它,那我就去找一杯更大的、乾淨的水。到教堂或者跟一個內心乾淨的朋友待一個小時,或者去山裡面,其實都是在交換更乾淨的能量、資訊。去找能夠讓你簡單、平靜、安靜、乾淨的東西,你只要待在那裡就行了,你都不需要去擁有它,也不需要搬回家裡。如果你現實生活實在太忙了,而且你有家人要照顧,離不開,那還有個辦法,什麼呢?


“無線上網”。怎麼“無線上網”呢?很簡單啦,你可以每天安安靜靜地坐一會。如果連這個時間都沒有,你在睡覺前有五分鐘,在睡著之前還有一分鐘,這一分鐘,你可以利用想象來清淨一下。


大家有沒有感覺,當你想媽媽,你的身心都會有感覺,對不對?好像媽媽在你面前;或者你想到你心愛的人,你也會有感覺;當你想到讓你傷心的人,你也會有感覺。這個就是“思維溝通”,它是超越時間和空間的。


我們平常不太注意我們在想什麼,而且往往會喜歡想讓我們不高興的東西,這是類似一種精神受到病毒侵襲的狀態,中毒很深。


那麼有沒有可能,我們有意識地去訓練自己,去想一想佛菩薩、上帝、耶穌、聖母瑪利亞或者是天使、或者是藍精靈,或者是梅里雪山、或者阿爾卑斯山,或者宇宙的開始……這些東西我們待會打坐的時候我們可以試一下。


當你想什麼東西,你就跟它連在一起,而這樣東西它所帶來的資訊和能量,是跟你接通的。所以當我們肉體被困在此地的時候,我們還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。人是可以選擇的,至少在這個方面,我們完全是自由的。


我們的治療不是去治一個一個的症狀,其實就是去找到人正常的狀態,往回走就行了。所謂回來呢,其實就是讓他的神、他的中焦和下焦回到正常的狀態,就這三樣。


現在很多病怎麼治也治不好。我原來有一臺電腦,老是放不出音樂來,然後我也請朋友啊什麼的都搞過,也搞不好。後來來了一個軟體工程師,他過來看了說是電腦的記憶體不夠,執行不了這個程式,所以我換了兩次音效卡還是沒有用。那是在十多年前,我的第二臺電腦。很多病看起來很複雜老治不好,不能恢復的原因,只是因為他中焦的能量,消化系統的能量,和先天的能量不夠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ngLing 的頭像
YingLing

盈伶艾灸養生

Ying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