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董洪濤

2ece0001f8a99e444e90.jpeg


近數年來,我勤於臨證,臨床上只用中醫方法,在國內外治療了數不清的各種病症,療效自覺尚為滿意,並且經常讓一些久病重病患者迅速痊愈。病家開心,為醫者又何嘗不感到欣慰。但中醫目前在國內的現狀極為蕭條,大眾對中醫有許多誤解,極大地影響了中醫的威信與地位,中醫成了要被取締的對象了。為此,我搓手頓足,極為痛心。傷感之余,立志將盡自己的努力,讓中醫普及到全社會。雖然我知道前途茫茫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作為一名有良知的中醫工作者,我要為中醫的崛起努力,我要為中醫正名,我要讓中醫走到千家萬戶。


 
一、中醫治本又治標。
經常有人說,中醫治本,西醫治標。何為本,何為標。簡單來說,病根是本,症狀是標。或者體質是本,疾病是標。實際上,中醫臨床不僅可以治本,更可以治標。中醫治標的速度一點兒也不比任何醫學差,特別是對於急性的疼痛、炎症、高熱以及其他不適,如咳嗽、哮喘、腹瀉、便秘、潰瘍、癢疹、小便不暢等等,皆可針入症去,或者藥入病退。特別是針灸,其止症狀的效果極為神速,甚至於止痛效果快過嗎啡。如我治療過大量的帶狀皰疹病人,局部膿淋劇痛,用針灸配合中藥,三五天即愈,且完全不留疤痕,其效果絕非單用止痛針或者抗病毒西藥所可比。又如,失眠,西醫只會給以各種鎮靜劑以抑制過亢的神經活動,與其說是治療,不如說是傷害,且愈久服愈難治。中醫辨證治療,配合針灸,往往一劑知,兩劑已,多年失眠愈於頃刻。


 
二、中醫強調正氣的作用。
中醫的治本,就是重視了人體正氣。正氣是人的生命,是治療並預防疾病的關鍵。病是由邪氣導致的,但治療疾病不是但但祛邪。需知人體是活的,正氣才是人體祛邪的主力。如果忽視了正氣的祛邪作用,就只會考慮用藥物自己去祛邪了,那就會用這個抗生素,那個清熱解毒劑了。人之所以生病,其根本是正氣病了。邪氣不過是誘因,正氣才是疾病的根本。明了此理,治病不過是治療正氣而已。所以,中醫治療腫瘤,從正氣上作文章,每可收獲。如果濫用寒涼,戕害正氣以求治病,吾恐病未去而正先敗。臨床上每見專事攻邪而致病人生命垂危,嘆為無奈。比如感冒,不過是個外感表證。即使不治,休息幾天也自然會康覆的,因為正氣恢覆了。如果三陰體質之人被濫用抗生素,就可能傷害正氣,導致邪陷三陰,病情驟然加重。治感冒如此,治大病重病垂危病更要如此,需知顧護正氣即是保命之法。
 


三、中醫相信人體的自愈力。
中醫強調人體正氣有自我修覆能力,並且臨床上需要仔細傾聽機體對於疾病以及治療的呼喊。比如感冒了,正氣奮起抗邪,出現惡寒、發熱等症狀,我們要聽那是正氣戰鬥的吶喊。再如,高血壓頭暈,那是正氣下虛,邪氣上攻的無奈。再有大病在治療過程中會出現各種反應,中醫叫瞑眩反應。其實是正邪交爭,正欲進而邪不退的反應。此時千萬不可見症治症,當知道,這些反應往往是正氣抵抗的號角聲。比如邪氣在退出太陽層次時往往會發燒,或者咳嗽,這不是病,萬不可見燒退燒,見咳止咳,需知這是正氣祛除邪氣經過人體最後一道屏障時的反應。腫瘤患者服藥後會出現突然頭昏神蒙反應,這是正氣鼓動於內而邪透出少陰的現象。諸如此類,臨床極為常見。我另一專篇談祛邪反應,讀者可以參考。所以說,一個好的中醫,一定是一個好的讀者,是研讀人體的反應的讀者。
 


四、中醫強調人體是一個有機的整體。
五臟六腑之間協調,經絡氣血通暢,則不生病。一處生病,則周身平衡被打亂,因此會出現各種局部以及整體的症狀。比如腫瘤,病在某個局部,但全身都可能出現症狀,就是這個道理。所以治病要考慮整體的平衡,不可見局部只治局部。比如我們經常說的: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。這都不是真正的中醫。頭痛,可以取腳上的穴位,效果極好,常常針入而痛去,讓病人嘆為觀止。再如呼吸不暢,其病在肺,但全身有許多器官可以影響到肺,因此,有時需要整體辨證,而不是見症治症。每每在臨床上治病取穴時,病人提醒到:醫生,我病的是左邊,不是右邊,你為什麽選右邊的穴位?其實,經絡理論本身就是一個完美的有機整體。針灸治病,神奇無比,與經絡理論極有關系。
 


五、中醫不相信病理反應。
中醫相信奇跡,不相信常規的病理反應。所謂的西醫病理學,那是死的,機械的學說,因為它忽視了正氣在其中的巨大作用,所以病理學裏沒有奇跡的發生。但中醫經常創造奇跡,病理學根本解釋不了。比如,我曾治療一例患者足踝扭傷數年,持續性疼痛,不能正常走路。針入後即囑病人活動患側踝部,立刻諸症全部消失。病理學如何解釋局部的仍然腫脹呢?再如,腰椎間盤突出引起腰腿痛,針入而痛即豁然,但其壓迫神經的病理因素仍然存在,又如何用病理學解釋呢。再如腎病尿毒症期病理學認為不可能逆轉,但中醫就可以完全恢覆腎功能。腫瘤全身擴散,生命受到危脅,中醫可以保命,但腫瘤的病理並沒有完全消失。如此等等,我在臨床上每天都能看到奇跡,久了自然覺得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。但這個自然的事情讓病理學遇到了尷尬。
 


六、中醫是治療急症重症大病危病的醫學。
傳統以來,大眾都認為中醫是治療小病、慢性病、輕病的,遇到大病重病危急病,一定要找西醫,因為中醫不能治療。讀讀李可老中醫的書,大家自然會明白,中醫是治療什麽的。他的書名叫《李可老中醫急危重症疑難病經驗專輯》。我覺得不管是病人或者健康人,都可以找來此書讀一讀,不一定是要學他的學術經驗,而是堅定中醫治療大病重病的信心。信心一立,萬事可成。臨床上我師法仲景,並參照李可之法,只用中醫中藥或者針灸,每每治愈一些大病重病危病急病患者。中醫治療重病危症,大量病人的康覆就是最好的證明。我相信,隨著社會的發展,中醫將在治療大病重病方面產生巨大的市場潛力。
 


七、中醫參天配地以治人。
中醫重視自然界的陰陽寒暑變化對人體的影響。所以治病、養生都極為重視四季節氣以及月相、太陽、時辰變化對氣血經絡臟腑的影響,並據此考慮不同的治療思路和手段。中醫有五運六氣理論,就是參照天地的規律來分析人體可能發會生的疾病;又有子午流註,有靈龜八法,有飛騰八法等等,都是強調每天每時氣血在十四經絡中的不同流註以及開穴,其理論基礎即是陰陽五行天干地支等的複雜變化。再如曾經治療過不少每節氣交替時即發作疾病,這是明顯的天人相應的例子。按其理而治之,莫不應手而瘥。一例每夜半子時而周身冰冷、神志昏糊的病人,至寅時而漸蘇,以小柴胡湯燮變陰陽,數劑而瘥。針灸更是如此,只要是與節氣或者時辰相關的疾病,都可按經絡流註循經取其原穴,不管病症多久,多可迅速治愈。
 


八、中醫治證為本。
證是什麽,是疾病的病因病理病變機制,也就是說證才是疾病的根本,症狀不過是疾病的表現而已,是標象。中醫就從這個根本點上入手,所以效果極好。比如,感冒了,出現無汗、頭痛、身痛、咳嗽、惡寒、發熱等癥狀。其病證即是外感風寒,因此中醫只是一付麻黃湯即可完全搞定。根本不用考慮用哪味藥治療頭痛,哪味藥退燒,哪位藥止咳。感冒如此,其他任何病癥都是如此治療。可惜現在的不少中醫變了,不會治證,倒是見癥治癥,見病治病的功夫很高。如此就丟失了中醫的靈魂,自然也就失去了中醫的療效,最終不得不求助於西醫。經常有病人在網上求診,要求為其治療某某病癥。中醫如果沒有能辨出證來,就會陷入迷茫的境地,選擇哪種方藥,用到什麽程度,使用多長時間,之後怎樣變方,如此等等都需要根據每個患者具體的表現,需要詳細的望聞問切四診合參,進而辨證論治。
 
 
以上就診余的時間,隨想隨寫,並非完全,但自覺已經可以得窺中醫治病的一斑。我認為,不僅是病人,即如無病之人亦有必要多了解一些中醫的知識,既是建立一種觀點,又是給中醫一個救病救人的機會。人生在世,孰能無病。有病之時,何醫可為?醫生對病人負責,病人自己又如何對自己負責呢?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ngLing 的頭像
YingLing

盈伶艾灸養生

Ying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