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原:春天來了,很多人知道這是藉助“天時”養肝的好時節,可是問題來了,怎樣去養呢?


董草原:以我的經驗來說,春天,最好的,是用些清淡的中藥疏肝,比如竹茹、竹葉、蓮子、蓮心、陳皮、青皮。


田原:你講“疏”肝,有疏通的意思,春天養肝,要讓“肝氣”在春風和春雨的輕拂下,從冬天的寒冷中慢慢甦醒,像窗外的樹枝一樣,條達舒展,自然歡喜。


董草原:當然。但是很多人陷入一個誤區,一談養肝,好像就等同於“補肝”。養肝,首先不能盲目的補肝。其實要說養肝,最好的季節是夏天,用紅棗、桂圓肉,煮冰糖水來喝一喝;秋天呢,不動它,養一個夏天就夠了;冬天養肝呢,最不能補肝,把它補壞了,就適得其反。


田原:“病在肝,愈於夏,夏不愈,甚於秋,秋不死,持於冬,起於春,禁當風。”這是在《黃帝內經·藏氣法時論》中學習到的一句話。(笑)


董草原:這就是天道了。我一直主張順天道養生,天道是什麼呢?夏天不要怕熱,不要吹太多空調,因為這個熱的目的,是要讓血管擴張,加速血液迴圈,把身體裡多餘的水分、廢物排出去,只有這樣,秋天才不會病;冬天呢,同樣的,也不要怕冷,就是要這個冷,讓血管收縮,氣血才藏得最好。


為什麼夏天養肝最好?肝裡面沒有了多餘的水分和廢物,就沒有了負擔,才能像春天的樹木一樣,有新的生機。肝氣的順暢條達,就是身體的“生機”。


田原:你的這個“養”字,與“眾”不同,另有深意。“養”,不需要太多營養,但一定要有很好的溫度。


董草原:溫度至關重要。人體所需要的溫度是很精準的,高不行,低也不行。


但是現在多數人的體溫,是不達標的。這個標準,不是溫度計上的標準。舉個例子,肝炎的產生呢,基礎就是肝裡的水溼過重,水是陰性的、寒涼的,水溼重了,體溫一定有所變化。


田原:體溫變高還是變低了?


董草原:變高,寒化熱了。這種“高溫”,不是說這個人不怕冷,而是區域性的高溫,用指背碰觸肝區和周圍的皮膚,是能感受到溫度差別的。我治療肝炎的大法,就是用疏肝的中藥,讓體內多餘的水分,通過小便排解出去,區域性的高溫就降下來了,病毒沒有生存的環境了,自己就消失了。

相對來講,南方人比北方人更容易得肝炎,因為南方的大環境就比北方溼熱。


田原:除了臨床經驗,這也是你這些年天南海北,體驗不同地域氣候、生活習俗,觀察發病共性的體會。


董草原:對。人體的小環境也是如此,水溼在體內長時間停滯,就化成溼熱。



這種水溼的停滯,類似於梅雨季節,衣服晾上幾天都不會乾的,地上的水坑每天都會積攢新的雨水,漚在那裡越來越渾濁,梅雨季節也是小蟲子最多最活躍的時候。取象比類,這也是肝炎產生的根本——身體的內部環境改變了,就滋生出新的生命,現在人就覺得是病毒傳染。


在我看來,不要擔心肝炎會因為在一起吃飯就相互傳染,任何一種病毒,離開適合它生存的環境就會死亡,你的身體裡沒有它生存的條件,別人的病毒到了你這裡也活不下來。癌症也是一樣。


田原:那我們逆向思維吧,發起一場“身體環保”,改變水溼很重的體內環境,不只預防和治療肝炎很輕鬆,也找到了一條“養”肝的大法,而且在廚房裡就可以實現。比如什麼樣的食物能夠進一步增加水溼,什麼樣的食物是幫身體清利溼熱的好朋友?


董草原:真正的“養”肝,首先就要少吃糖,已經有肝病的人,就要忌糖。因為糖是滋生水溼的,它能加速細胞對水分的吸收,但是過多的水分,要代謝出去很不容易的,沒有很好的代謝途徑,就化溼成熱,阻礙血液迴圈。


水利萬物,停滯不動的水,也會滋生對人體的不利的“生物”,明白這個道理,也就明白了為什麼治療癌症,宜解不宜補。


醫治肝炎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中醫治療肝炎歷來是禁糖的,一個真正懂得醫治肝炎的醫生,首先就要讓病人把糖忌掉,腸胃病的人也要禁糖。(編輯注:董醫生所說的糖,不包括植物中未被提煉或合成的天然糖分)


在我們那裡有一種病叫“風痧感水”,很多上歲數的人都知道,得病的人會特別累,累得走不了路,跟肝炎的一些症狀很像,吃完糖以後,就加重症狀。可以說,在我二十幾歲的時候就瞭解到,我家鄉的每一個人,基本上都懂得用這種方法醫肝炎,不用找醫生。


在中醫裡面呢,鹽跟糖,這兩種東西都是滋陰的,但是又不一樣,因為人是鹽性的,是鹹的,沒有鹽就沒命。

還有鴨肉,絕大部分肝炎患者都不能吃鴨肉,吃鴨肉會惡化的,人蔘也不行。轉氨酶高的時候,說明肝臟組織有壞死的情況,至於為什麼壞死呢?每個人原因又不一樣,治療也不一樣,這就是中醫的辨證論治。


發現有肝炎了,吃什麼飲食呢?清清淡淡的最好,如果腸胃好的人,可以吃山西的陳醋、生薑,一起吃。


而且肝炎呢,寒性體質和熱性體質還有差別。80年代以前呢,大部分人,是寒性體質,寒性體質的肝炎,喝點酒,吃點醋和去溼的食物,水溼一去,肝炎病毒失去了生長的環境,自然也沒有了。


現在人呢,基本都是熱性體質,就要多吃利水的食物,如白蘿蔔、冬瓜、莧菜、蘿蔔苗之類。觀察到自己小便黃的時候,就要吃這些東西了。


田原:我們今天談到的“養肝”,都是在想辦法給肝臟“減負”。(笑)


我的經驗來說,一般肝炎病人不用什麼藥的,只要清楚它的“因果”,在生活、飲食各個方面,自己調理就能好;但是如果不清楚這個因果,再吃好的營養、藥物,也都是負擔。


田原:在你看來,為肝臟“減負”的最好時機,就是夏天。


董草原:減負的最好時間是夏天,增加負擔的最好時機也是夏天。


所以我說空調得時間長了,身體就不能耐受自然界的高溫,越用空調越怕熱。


還有一些人,平時很難出汗的,這就相當於只有“閉門造車”,沒有"出門合轍",身體裡水溼不斷產生,卻不能應四季溫度的變化,合理的排解出去,在“陰陽力”的作用下,自身也會產生肝炎病毒。


所以預防肝炎,必須不能怕出汗,出汗是最好的“排毒”方法,但是呢,要出汗,夏天就不能吹空調,要學會享受夏天的高溫,享受大汗淋漓的感覺。


田原:關於出汗排毒的道理,普遍認同,但是也有很多誤解,比如說,很多人靠劇烈運動來出汗,白天上班沒有時間,就晚上出去跑步、跳舞……


董草原:那又遠離天道了,什麼是天道?夏天高溫,不動都出汗;冬天寒冷,動很久才出一點汗。


藉助夏天的熱來出汗,就在天道之中,靠被動的運動,甚至夜晚、冬夜劇烈運動,耗散的都是身體的好氣、好血,得不償失。


要我看,人還是不要太多運動,多活動就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ngLing 的頭像
YingLing

盈伶艾灸養生

Ying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